首页  > 健脑补脑  > 内容

让温情照亮回家的路

那些人潮拥挤、嘈杂纷乱的镜头晃入我眼,我甚至记起了有一个春节,我在火车站困了一天一夜。但不知道为什么,今年不用那么劳心劳力地操心订票,我却高兴不起来


  昨天,母亲又打来电话,问我什么时候回家。我这才想起,还没把过年计划不回家的事告诉家里。

  但我着实不想跟母亲直说,30多年来,无论离家多远,每逢过年,我总会带着妻儿准时赶回去。今年,妻想趁年假好好放松一下,我答应了。可是,对于父母,我该怎么开口说呢。

  我想了想,跟母亲撒了个谎:“妈,今年做生意没赚到钱,您看,这来来回回的,路费得好几千块钱呢,今年就不回去了吧。”

  母亲在那边接了话:“我给你寄2000块钱吧?”我能想象母亲听我说没钱时的失望。我不想让她老人家伤心,但又不想失信于妻子。我说:“妈,我先看看吧。”

  母亲半晌没吱声,电话里,只听到她沉闷的呼吸。末了,她说:“那你们在外注意安全,开开心心我就放心了。”

  快过年了,同事们都在忙着订火车票、飞机票,因为票紧,个个焦头烂额。我看着他们,有那么一点恍惚。那些人潮拥挤、嘈杂纷乱的镜头晃入我眼,我甚至记起了有一个春节,我在火车站困了一天一夜。但不知道为什么,今年不用那么劳心劳力地操心订票,我却高兴不起来。

  昨天一起床,打开手机,竟是父亲的一条短信,显示是凌晨5点发的。内容是:“我知道你说不回来是骗我们的,我和你妈都很想念你们,难道你不想回来看看我们吗?”我不知道,一向拙于表达的父亲,一向连拼音a、o、e都分不清楚的父亲,要费多少勇气和力量才能发出这条短信来。

  父母亲用温情照亮了我回家的路。那一刻,我泪流满面,对家那么深深的想念,瞬间在心里暴发了。

  想起每年回去,一家人围在火炉旁边聊天边嗑瓜子的温馨;想起母亲蹒跚着脚,一点一点地拿出积攒已久的点心来,看着我们吃时的快乐;想起我们临走时,父母总要一遍遍地整理我们的行李,哪怕一点小小的空间也要塞上一袋母亲亲手做的牛肉干……

  “想回就回吧,赶紧去订票。”妻子看出了我的心思。我点了点头,心里的暖流再一次涌出,要回家的激动像潮水一样泛滥。

  (湖南 刘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