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> 通便润肠  > 内容

同病相“乐”

大年初一我去看妈妈,一家人高高兴兴吃团圆饭的时候,妈妈说最近吃饭偶尔会被噎一下,我的心一下提起来,仔细问妈妈的症状。因为父亲几年前就患食管癌去世,我不得不防。

  好容易等到初七正式上班,我和大哥一起带妈妈去医院检查。检查结果让我如雷轰顶,妈妈和爸爸一样,得了食管癌。背着妈妈,我们兄妹几个商量对策,由于肿瘤位置接近主动脉,医生建议先不做手术,进行放化疗。我小心地向母亲解释,说她得的是癌前病变,需要住院治疗。谁知妈一听就明白了,死活不愿去住院。我和大哥极力做妈妈的工作,她终于答应去肿瘤医院住院。因为没有床位,我们暂时住家庭病床,每天到医院放疗后回家。那几天,家里气氛沉闷,妈妈吃不下饭,话也很少说,只听见她一声声叹气。我们心头都像压了一座山,不知道怎么安慰她,有时话一出口就被妈妈呛回去:“得的就是等死的病,给我说那些有什么用!”我知道她心里难过,我背地里掉眼泪,当着她的面还要做出一副轻松的样子。

  一周后有了空床,妈妈住进了放疗病房。病房里住了4位病人,看我们进去就有人问得的什么病,我犹豫地说了。他们指着对面床上的中年妇女说:“她和你妈的病一样,已经住两个月了,快该出院了。”很快同一病房的病人都熟悉起来。妈妈的病情不允许晚上留陪护。把她一个人留在医院能行吗?我有些犹豫。临床老太太的儿子让我放心,说有事他帮忙。

  第二天一早我赶到医院,妈妈正和坐在邻床的人交谈。一夜的功夫,妈妈已和病房其他病人相当熟悉了。打点滴的时候,妈妈对我说:“本来以为就我不幸,谁知道会有那么多得癌症的人,连十几岁的小孩也会得。”她指的是那个得淋巴瘤的孩子。我没多说什么,看她的情绪似乎比在家里时好一点,我也轻松了许多。

  接下来几天,妈妈已经和病友打成一片,互相拉家常,彼此十分亲热。一天,我陪妈妈做放疗时,一个人对她说:“癌症其实是慢性病,能吃能喝,得了不会马上死,不像什么心梗、脑出血一得上就会要命。”那人还现身说法,告诉我他自己已经得肺癌4年了,这次是复发又来治疗,“已经转移到头部了,大夫把我‘烤’成非洲人了,咱现在活一天就是赚一天,啥都不去想,就是要开开心心的。”说完那人还脱下帽子,让我们看他因放疗而变黑的头皮,我们不禁都笑起来。

  渐渐地,妈妈在病房情绪比在家好多了。在家做放疗时,妈妈上下楼都要低着头,怕别人看见她脖子上的画线。在这里病友可以无所顾忌地讨论病情,说说笑笑。有一天我去看她,居然有人在病房唱戏,一群人在看,一板一眼的,不亚于专业演员。妈妈说这位病友还在“梨园春”唱过呢。而那个小孩则整天在病房里故意出洋相,又是模仿小护士说话,又是学小品演员,逗得大伙哈哈笑。

  化疗开始后,妈妈反应很大,邻床家属教我用红糖水熬姜片给妈喝,还让我出去买一种药,说能让白细胞不降低,据说这里的病人都悄悄吃这种药。不久对面床上的中年妇女出院了,这给妈妈很大鼓舞,因为出院时主治医师对她说,病治好了,再活30年没问题。一次我出去买饭,回来时正听见她和邻床老太太说话。老太太说:“咱们虽说得了这种病,可现在技术这么发达,许多人不是都治好了吗?再说,就冲着儿女的这份孝心,咱也得坚持下去不是?”妈妈连连点头。

  妈妈终于结束了两个多月的治疗,治疗效果非常好。在这期间她同时做放疗和化疗,所经受的痛苦可想而知。幸亏有病友的开导和鼓励,让她坚持了下来。谁说同病一定就要相怜,因为有着同样的病痛感受,他们可以互相理解、互相交流、互相鼓励,分享着属于他们的快乐啊!

  (河南马平霞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