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> 养肝益脾  > 内容

我们家的“微春晚”

央视春晚已经迎来了第30个年头,而我家的“微春晚”却是从去年开始的。我家为啥要办“微春晚”,是因为家人对央视春晚已经感到非常失望:年年老面孔,节目中植入广告,表演形式缺乏创新……“我们家可是文艺世家,差不多人人热爱表演,干吗不自己搞一台家庭春晚呢?”老爸的提议得到全家人的一致赞成和积极响应。去年大年初一,吃过晚饭,我家首台“微春晚”便隆重上演,人人拿出绝活强项,吹拉弹唱、载歌载舞,欢声笑语洋溢了整个房间。经过一个多小时的演出,晚会取得圆满成功。

  今年,我们家迎来了第二届“微春晚”。刚过腊月,大家就开始磨刀霍霍进入紧张的排练阶段。“我们家的‘微春晚’将提前上演,不能比央视春晚进行得晚,否则会影响我的发挥。”这是老爸的建议。我听后疑惑不解,咱家庭春晚和人家央视春晚会有冲突?老爸却笑而不答。但经过仔细观察,我总算找到了答案。原来老爸今年要PK“大衣哥”朱之文。那天,他偷偷躲在自己房间里,从床底下翻出一件弃穿10多年的军大衣,抖了抖灰尘后便披在身上。而老爸练习的曲目果然是朱之文的成名曲《滚滚长江东逝水》。怪不得老爸要将演出提前,原来是担心朱之文在除夕春晚上唱出同一首歌,势必会对他演出的“收视率”造成毁灭性打击啊。

  怀着好奇,我又去打探老妈的表演项目。老妈白天收拾完家务后,就钻进了一个没人的房间封闭练习。那天,我踩着凳子才从门外看到老妈正在里面练习孔雀舞,看来她是想PK“雀后”杨丽萍啊。老妈虽然一生喜欢跳舞,但是跳孔雀舞我还是头回见。大概孔雀舞是需要用肢体语言来展现孔雀的灵性与优美,老妈竟然脱掉了毛衫,只穿了一件保暖内衣在14℃的屋子里跳舞。看着老妈已然发福的身段和略显吃力的动作,我忍俊不禁:唉,这只老“孔雀”太丰满了,到正式亮相那天,究竟能有多少掌声可说不准。

  从事会计工作的老婆擅长魔术表演。我一直不知道老婆从哪儿学来的这手,每次问,她都说师父不让她泄露天机,时间长了我也懒得问了。老婆最拿手的魔术是“徒手变钱”,自从结婚后,她动不动就在家人面前表演一下,而每次表演魔术都当着家人管我要“道具”。这道具不是别的,都是人民币啊。当着家人的面,我还不好意思不给老婆贡献“道具”。老婆这一招“徒手变钱”可真毒辣,差不多每年都会从我身上“变走”几百元至上千元的私房钱,而我却只能吃哑巴亏,敢怒不敢言。

  儿子虽然年纪不大,但是练习街舞已有3年了。那时候,儿子稍不顺心就在大人面前耍赖皮,动不动还在地板上打滚儿示威。我就是从儿子打滚儿的表现中发觉他有跳舞的潜质。果然,在送到舞蹈班后,儿子回家后只练习跳舞,再也不打滚儿了。我问他为何会如此改变?他答,老师说了,没事喜欢打滚儿的是驴,驴打滚儿一点美感都没有,而跳舞的人和驴子不同,就算是打滚儿也要博得满堂喝彩。今年“微春晚”上,儿子说不仅要跳街舞,而且还要唱歌。看来,儿子是想两栖发展,或许以后真的能向娱乐圈进军呢。

  而我则毫无悬念地成为“微春晚”中最后一个出场的关键人物。我的“压轴表演”就是把晚会之后大家吃剩下的果皮和垃圾收拾完扔掉,然后再把地板擦干净。悲催吧?我也不想做如此的“压轴演员”啊,可谁让我是个唱歌跑调,跳舞顺拐,浑身上下一点艺术细胞都没有的人呢?

  (辽宁 詹 华)